深圳牛牛彩票官网

中國外掛產業:每天進賬過萬,不愁沒有買家

程序員 黑客 代碼 漏洞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陳彬,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在中國,外掛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產業,每天產生著超乎想象的財富。它就像是網絡游戲的影子,一直擺脫不掉。

刺猬公社 | 陳彬

“買不買外掛,不買就補(刀)了。"手游《刺激戰場》里,一開掛玩家開啟了全部語音,他在對靠實力打上王牌一星的墨墨喊話。

選擇買掛,全隊茍活。拒絕買掛,四人隊團滅。“我們一開始寧死不從,但是后來就不掙扎了。”墨墨告訴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一起打游戲的朋友“考慮到游戲體驗”,最終選擇了妥協,“王牌十五星的局是掛殺掛的那種,一局里最少一個掛。一時坐掛車一時爽,一直坐掛車一直爽!”

走捷徑得來的游戲體驗,并未持續太久。幾局過后,墨墨因為“主動和開掛玩家組隊”,遭到了游戲平臺的封號和清空賽季積分的處罰。

外掛在國內市場就是這樣的存在,你不主動找外掛,外掛也可能找上來,外掛給玩家帶來的“不道德感”,并不強烈。

十余年來,外掛從未消失在中國游戲市場,如今甚至漂洋過海,連未進入中國市場的游戲也不能幸免。最新的受害者是躥紅海外的大逃殺游戲《APEX英雄》。

該游戲開發商Respawn公司的一名華人員工@Prog-Veka在微博上爆料,已經封禁了十幾萬個外掛賬號,大部分來自中國。因此眾多海外用戶開始在各大論壇上呼吁,希望能夠“封鎖中國區玩家,避免該游戲被外掛毀掉”。

防不勝防的游戲外掛

中國的游戲史,就是一部“開掛”史。

鋒子既是中國最早的一批電子游戲玩家,也是最早在《CF》中開掛的一批玩家。“( 2008 年)因為管控還沒有那么嚴格,所以在大環境下大家都是開掛的,自己也跟風去用了外掛。”鋒子說,百度上隨手一查,就能找到一大堆免費的外掛,平時也多在網吧玩游戲,不用考慮電腦病毒的影響。

他所使用的外掛,功能比現在豐富得多。除去現在常見的自瞄、透視之外,還有顯示對方位置,瞬間移動、無限子彈、穿墻等等,甚至能讓角色直接飛天遁地。鋒子當時只需要躲在地面下,對著上面一通掃射,就能不斷收獲擊殺數,普通玩家沒有任何反擊的余地。

據他回憶,那個時候游戲內的外掛檢查機制也不完善,沒有封號之類的措施,根本不用像現在一樣演戲,可以放開膽子撒潑。但游戲太過“一邊倒”也會喪失許多樂趣,不使用外掛又打不過,鋒子在玩了一下午之后,就再也沒有碰過《CF》。

鋒子所用的外掛,和目前《APEX英雄》中猖獗的外掛是同一類型,也就是本地外掛。

據熟悉游戲編程的HRC介紹,目前的外掛主要分為兩類,程序外掛和硬件外掛,而本地外掛就是程序外掛的一種。

所有的客戶端游戲,都可以通過本地外掛,來達到作弊的目的。其原理是使用暴力計算工具,將游戲公司加密的程序進行解算,從而達到修改游戲數值作弊的目的。

本地外掛對FPS類游戲(First-Person Shooting,即第一人稱射擊類游戲)“殺傷力”最大。因為FPS游戲復雜的場景,使得其需要計算的數據量巨大,限于技術條件這些運算只能在本地進行,外掛可以輕松乘虛而入。

在一些早期網絡游戲中,因為幾乎沒有任何防外掛措施,導致普通玩家都能“寫外掛”。

例如當初流行的游戲《反恐精英online》,一段時期內,只需要將某個文件使用txt打開,將文檔里的 0 改為1,就可以把生化武器帶入爆破模式使用,輕松達到作弊的目的。

因此,本地外掛的編寫難度并不高。不管怎么給本地游戲文件加密,總會有人拿著更加“暴力”的計算工具將其破解。當然,這類外掛的售價也不高,以《APEX英雄》為例,在某寶上一般是 10 元/天。

《刺激戰場》中一部分的外掛,開發難度就要高很多,屬于服務器外掛,它的工作原理是先通過游戲公司的防火墻,然后尋找到服務器內部的漏洞進行破解修改參數,破解完成后,還需要將數據發回到玩家的設備上。

畢竟游戲公司也不是吃素的,光是防火墻就夠很多外掛制作者玩兒的了。

也有游戲公司的程序員會自己故意設置一個漏洞。

超級IP“精靈寶可夢”能夠火爆全球,也是因為程序員森本茂樹的個人行為:

舍不得自己創作的寶可夢被列為廢案,便私自將其寫進了游戲的漏洞之中,結果極少數玩家獲得了這只藏在漏洞里的精靈,瞬間引爆了話題。而那只廢案寶可夢,就是夢幻。

所以,程序員私自設置漏洞從而方便制作外掛,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硬件外掛在市場上也頗受歡迎。以《刺激戰場》為例,某寶上遍地是各種硬件外掛。

手機上操作不習慣?沒事,你可以購買藍牙設備將手機連接上鼠標和鍵盤,轉眼變身為客戶端游戲。連續射擊時彈道不集中?沒事,你可以購買鼠標宏,一個按鈕就能完成“壓槍”這樣復雜的游戲操作。

相比于程序外掛,硬件外掛因為沒有直接修改游戲,而是修改了硬件設備,所以比較隱蔽。很多游戲廠商為了反擊,會在啟動游戲之前掃描玩家的硬件信息、安裝的軟件信息、軟件驅動以及IP地址等。

開公司,賣外掛

按照中國法律的規定,開發制作外掛是未經許可或授權,掛接運營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權的互聯網游戲作品,從而謀取利益、侵害他人利益的違法行為,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后果特別嚴重的可以判處 5 年以上有期徒刑。

因此中國的外掛產業屬于黑產,外掛制作者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其售賣少有通過公開渠道的。

去年 5 月,四川省遂寧市射洪法院就公開宣判了一起非法制造游戲外掛的案件。 3 名外掛制作者在 10 個月內,竟獲取了 145 萬元的非法收入。最終都被判處 3 年有期徒刑,沒收所有違法所得收入和作案工具,還需要承擔數萬元的罰款。

但對于歐美很多國家來說,外掛產業卻屬于灰色地帶,所以就有膽子大的直接開公司制作販賣外掛,德國外掛公司Bossland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熟悉歐美游戲巨頭暴雪的玩家,一定對其開發的外掛“兄弟”不會陌生。“兄弟”外掛一直是《魔獸世界》擺脫不了的陰影,在這款游戲中存在了 6 年之久。

暴雪系的其他游戲也都被Bossland一起打包做成了“豪華外掛套餐”,公開售賣。無可奈何的暴雪,打了 8 年的官司,才總算是扳下一城。

因為暴雪長期的訴訟,導致Bossland資金緊張

但即便是Bossland公司,根據暴雪公司起訴時公布的數據,在美國數年,也才賣了 42818 份外掛,和Respawn公司公布的幾個月封禁十幾萬賬號比起來簡直不夠看。

中國雖然沒有像Bossland這樣的公司,產業卻要龐大得多。

以《APEX英雄》為例,如果Respawn公司的數據當中有 10 萬來自中國,價格按照常見的 10 元/天來算,那么這些賬號在封禁之前每使用 1 天外掛,就會產生 100 萬元的交易流水,其體量和歐美自然不是在一個層級上。

個人賣家很多都是通過QQ群來售賣外掛。如果一個加滿顧客的 2000 人群中有一半的人最終購買了外掛,按照 10 元/天來算的話,每天就能有 1 萬元的進賬,每個月交易額能達到 30 萬元。這樣的QQ群遍地都是。

2018 年,騰訊聯合警方破獲各類外掛制作銷售和游戲詐騙盜號等案件 33 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 350 余人,其涉案金額更是達到了夸張的1. 51 億元;相比之下暴雪被Bossland“折磨”了這么多年只索賠 870 萬美元,就顯得有點小家子氣。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深圳牛牛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