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牛牛彩票官网

996.ICU,全世界都聽到了中國程序員的吶喊與彷徨

2019-04-01 17:23 稿源:InfoQ公眾號  0條評論

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InfoQ(ID:infoqchina),作者:小智,站長之家經授權轉載。

面具戴太久就會長到臉上,再想摘下來,除非傷筋動骨扒皮。996,從來如此,便對么?996,一次文化概念的輸出

中國程序員與世界同行之間的交流并不多。硅谷的軟件精英們也很少試著去了解,軟件開發在中國的發展是什么樣的。在 Reddit 上,編程節點下通常討論的問題都是谷歌微軟亞馬遜等公司的實踐案例,亦或是某些軟件的重大版本更新,和某些安全漏洞、隱私泄露的老生常談。

但這一次,一個以 Chinese、996 為關鍵詞的貼子迅速引爆了 Reddit,數日間獲得了 8.8K 的熱度,對比之下,Java 12 發布的熱度也才不到 1K。

在 Reddit 援引的報導中,國外媒體這樣解釋:

”一名程序員抱怨中國科技公司備受爭議的“996”文化而設立的 996.ICU GitHub 項目,已成為 GitHub 有史以來增長最快的存儲庫之一。從技術上講,GitHub 是一個開發人員可以“與 3100 萬開發人員一起托管和審查代碼、管理項目和構建軟件”的站點,但這種基于問題的貢獻似乎引起了社區中許多人的共鳴。“

“如果你繼續忍受 996 的工作時間,你將會冒著極大的健康風險,也許有一天你需要呆在重癥監護室里。(6 在普通話中與 U 押韻)。開發者的生活 / 生命最重要。”

在昨天的文章(99% 的程序員認不全的軟件開發定律)中,有網友提到應該把”真香定律“作為文化輸出到國外,誰曾想”996“概念會先聲奪人成為先驅。

國外程序員如何看待 996? 

在 Reddit 的原貼評論區,點贊數最高的一條評論是中國開發者發布的:

”他們(企業)希望你總是有空,如果你想要把工作和生活分開,或者表現出你有工作之外的生活,他們就會用一種奇怪的方式看你。(996 的)有些人只是呆在辦公室里,即使他們沒有太多事情要做。他們寧愿和他們的孩子視頻聊天,也不回家。我就為其中的幾家這種公司工作過。這種文化是短期的,因為創業公司在中國就像一陣風吹過一樣來來去去。即使是公司的領導也不知道他們能否撐過接下來的三個月。“

基于這種現象的描述,國外程序員做出了各色點評:

”有些人沒事做也得待在辦公室里?這也太……“

”這可真是醉了,我連一周 40 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都嫌多。“

”我一周工作都不到 40 小時,每天總有一兩個小時在摸魚。“

”所以遠程工作的好處出來了,如果你不忙,你不用裝作很忙。“

”本質上大家都知道以時間換工作量,但寫代碼寫得太久了很容易出很多 bug 的。“

以上是 Reddit 上最熱門的一些評論。在某位用戶表示自己在比利時寫代碼,一年擁有 32 天帶薪假期以后,歪樓了大半個樓層。

996 概念甚至驚動了 Python 之父,后者直言 996 工作制是不人道的。

996,本質上是什么問題? 是供需失衡問題?

從 2018 年下半年開始的裁員潮,引爆了互聯網行業的地震,許多人紛紛驚呼:Winter is coming?但把時針往回撥動僅僅一年的時間,是什么狀況呢?頭條擴招、滴滴擴招、AI 還沒泡沫,區塊鏈又開始新興,整個市場一片喧囂,人聲鼎沸。

后來發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一輪又一輪的裁員,一個又一個取消年終獎的公司,一群又一群找不到下家的程序員。當資本開始趨于理性,投資者開始心疼無止境地燒錢時,無法直接帶來收益的程序員們便成為了裁員浪潮下的犧牲品?

90 年代參加工作的程序員曹政(caoz 的夢囈)認為:現在的供需市場下,最不缺的就是肯加班的程序員,平庸的程序員已經不再稀缺。如果不搞 996,工作做不完并不會對程序員的需求加大,而是會導致提供做不完工作職位的企業消失,最終導致平庸的程序員失去價值。

”職位更稀缺,資方就強勢。人才更稀缺,勞方就強勢。你要做的,只有讓自己能夠更快地進入稀缺的陣營,稀缺到對方不敢跟你強勢。“

是權利問題?

供需失衡觀點提供了一個很殘酷的角度,但也有不少人在認同其部分觀點的同時,有不一樣的看法。因為歸根結底,996 是一個違反《勞動法》的問題。

在 996.ICU 網站的首頁,一列長長的相關法律法規條文清晰擺在面前:

在骨灰級程序員、極客時間作者陳皓看來:這是基本的人權問題。

”如果所有的企業聯合起來要求每周工作 6 天,每天 12 小時,那么無論你有多優秀,也無論有多少有能力的人,你都無法與之抗爭。“

他舉例指出,在外企,HR 會主動告訴團隊經理,任何人加班都需要申請,一是為了記錄補償,二是為了設立門檻,杜絕隨意加班現象。

主動加班,怎么算?

996 的加班問題,是否也需要辯證看待?主動加班和被動加班都能達到 996 的效果,但二者的出發點卻截然不同。

被動的 996 自不必提,但是當程序員真正發自內心地對于一個項目的攻堅、對于一個產品的成敗、對于 Deadline 是第一生產力有了深刻認識時,主動加班似乎也并非不可接受。

InfoQ 此前曾采訪過很多從普通程序員做到團隊 leader、首席架構師、甚至 CTO 級別的技術人,無一例外,這些人都在工作中付出了工作時限以外的業余時間、精力。他們的主動加班,不是為了增刪查改,而是為了攻克技術難題、了解業務痛點,在團隊中展露 leadership,亦或者僅僅只是因為熱愛。

被動加班的程序員們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而吶喊,主動加班的程序員也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而奮斗,兩者并沒有高下之分,卻都是人生百態下的各自選擇。這樣的加班,也許不該簡單地以 996 來定義。

錢給到位,就能 996 嗎?

從踏入職場的第一天起,程序員們就背上了自己的責任:房子、車子、孩子、老人……這不只是程序員的責任,也是所有職場人的責任。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 41 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程序員平均月薪 10K 以上,相比其他行業而言,已經是高薪工種。

值得欣喜的是,近年來對 996、狼性文化的推崇已經降溫許多,這是從業者們不斷發聲取得的勝利。但我們也看到了,掩藏在 996 之下,一些不一樣的聲音:

”我們公司除了待遇,其他一切都在向華為看齊。“

”實行了 996,又沒有給員工相應的回報,是這家公司的恥辱。“

”錢給夠了,007 我都愿意。“

當寫程序是碗青春飯的危機論甚囂塵上時,程序員們會愿意為了更多的薪資而加班完成財富積累嗎?

“低效”的 996,皇帝的新衣

“人們容易混淆行動與進展,混淆忙碌與多產。有效編程中最重要的工作是思考,而人思考時通常不會看上去很忙”——《代碼大全》

“工作狂往往不得要領。他們花大把的時間去解決問題,他們以為能靠蠻力來彌補思維上的惰性,其結果就是折騰出一堆粗糙無用的解決方案”——《重來》

大概 2 年前,InfoQ 創辦了一檔名為《大咖說》的直播欄目,很多老用戶應該還有印象。這檔欄目的播出時間是每周四晚 8 點半,欄目組的同事在創辦這檔節目之初對于播出時間做過調研與考慮,結果在每期的直播彈幕中還是經常看到這樣的評論:“就開場了?我還沒下班。” “加班用會議室的投影儀看的,效果不錯。” “我帶團隊同事一起看的,看完再去寫代碼”。

工作日的晚上 8 點半,本該是吃完飯愜意地躺在沙發上休息的時間,程序員們卻還在工位加著班。但從彈幕又可以看出,其實很多人真的沒有什么忙到必須要馬上完成的工作要做,更多的只是因為 996,所以 996。

寫代碼并不是一件可以持續進行下去的工作,對于多數人而言。這就像在高速公路上駕駛,也不應連續超過 4 個小時。在信息高速公路上,同樣如此。長時間機械地編程,不可避免地帶來寫出更加隨意、bug 更多的代碼來。北京市第三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萬條,安全第一條。代碼不規范,運維兩行淚。

筆者曾經跟一位百度的同事聊起加班這個話題,他說:

“哪有那么多工作要做啊,還不是大家都不想表現得很閑唄。磨到晚上八九點,我問組長能不能下班了,組長說等下我出去看下。看什么?看看領導還在不在,領導不在了我們就走,領導還在我們就再摸會兒魚。”

這樣 低效 的 996,有什么必要嗎?

每天在工作之外有 16 個小時,把工作開始之前的 10 小時和之后的六小時視為一天的前奏和尾聲,這種看法是錯誤的。這 16 小時是“一天中的一天”,在這 16 小時中,你是自由的,你應該如同一個貴族一樣使用自己的時間。在你的娛樂時間做更多的思考。主動思考我們如何度過“一天中的一天”。——《如何度過一天 24 小時》

而 低效的 996 最大的問題,在于擠占了我們的業余時間,讓程序員們失去學習思考、感知創造的時間與精力。天天加班增刪查改,寫著千篇一律的業務代碼,擰十年的螺絲,也不過是個熟練的螺絲工罷了。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深圳牛牛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