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牛牛彩票官网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技術焦慮

互聯網,創業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碼磚雜役(ID:whatis9527want),作者:xxxxx,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21 世紀什么最重要?

2017 年會上,劉強東宣布京東要全面向技術轉型,讓技術驅動和支撐所有業務,京東有三樣東西最重要,那就是:技術!技術!技術!

劉用重要事情說三遍句式,宣示了京東對向技術驅動轉型的極度渴求。雖然京東商城做得不錯,但是東哥深知:電商這門子生意,其實并沒有什么技術門檻。

馬云雖不懂技術,卻多次公開強調技術生死攸關的重要性。阿里技術動作頻頻, 08 年決定自研“飛天”系統, 17 年 3 月 9 日,啟動代號為“NASA”的計劃, 17 年 10 月 11 日,宣布成立達摩院,螞蟻金服甚至聲稱不是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

雖然產品和商業上被黑出翔,但不可否認,百度依然懷揣技術夢想,從十年前的少帥計劃,到All in AI,押注自動駕駛,百度孜孜不倦地從硅谷挖技術大咖,然后大咖們又源源不斷地因為家庭原因流失。

連以產品能力強著稱的騰訊,也加入這場技術競賽。挖來張瞳坐鎮,組建ai實驗室; 17 年 11 月,騰訊合作伙伴大會宣布,AI in All。

為什么要強調技術?

雖然呼著喊著重視技術,標榜著技術驅動,但實際上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成功大多依靠業務和商業模式創新,而非技術創新。

比如美團、頭條、抖音、滴滴、拼多多、支付寶、以及微信,無不是業務和商業模式創新成功的典型。

聰明的CEO們不可能不清楚,機智的投資人們也不可能不明白。

既然如此,那為什么還要強調技術?企業向技術驅動轉型的現實需要到底是什么?是主動思變還是迫于無奈?

利益導向,化身科技互聯網公司往往有更高估值,比傳統公司有更多溢價,這可能是核心意義。

品牌形象,企業重視技術更容易獲得社會認可,擺脫土味、擁抱科技對企業品牌形象有正面影響。

競爭手段,沒門檻的行業,進來的人越來越多,導致路越來越擠,需要用技術競賽玩死對手,擠壓競品生存空間

焦慮,很多企業一不小心做大賺錢之后,老板覺得這生意技術含量忒低了,業務創新容易被模仿(比如拼多多之后拼夕夕,頭條之后的趣頭條,快手之后抖音)。沒門檻,很焦慮,想轉型,想技術驅動,想構建技術護城河,想擁有核心競爭力。

技術到底有多重要?

相信技術投資技術,沒有技術便沒有未來,已經成為異口同聲的共識和口號。

但對于中國互聯網企業來說,技術到底重不重要?有多重要?

首先,拋出我的觀點:長期來看,技術無疑是重要的,但目前而言,中國互聯網企業的成功,主要得益于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市場這一獨特優勢,說的更直白一點“人口紅利”,當然這并不是說跟技術毫無關系,因為國內市場是共享的,企業之間的競爭依然存在。

質疑技術重要性有反智嫌疑,所以這種聲音一直很微弱,卻并不表示不正確,而夸大技術的作用,卻似乎永遠政治正確,因而也嘗嘗被忽視。

微信甚少公開談論技術重要性,這在一群戲精老板中顯得很特別,但這并不意味著微信技術弱,在全民ai、區塊鏈的瘋狂浪潮中,微信按照自己的節奏行事,然而業務結果上,微信似乎并未受到實際影響,這也一定程度上支持了我上述論點。

近些年,中國互聯網公司紛紛加大在技術上的投入,發力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這種現象跟前段時間各大廠爭相押寶共享單車差不多,害怕錯過車的擔心超過了上錯車的擔心

在時代浪潮中,人處于焦慮情緒下,無論草根還是大佬,都容易盲從以為是風口,實際是陷阱,熱熱鬧鬧一擁而上,結果全都成了韭菜。

中國企業千姿百態的努力方式和一萬種轉型失敗的姿勢

目前為止,互聯網行業還沒有出現一家真正依靠技術驅動的公司,依然只是跟在國外領頭羊后面,有樣學樣,亦步亦趨。

亞馬遜的云計算遙遙領先,多年前便已實現所有業務全面上云,而騰訊直到去年被資本市場吊打才決心押寶ToB。

Google一直引領互聯網行業標準、并在人工智能、自動駕駛等領域一騎絕塵,而國內的百度在自動駕駛脫離測試中,得分甚至低于pony.ai。

蘋果在失去喬布斯多年后,依然保持手機交互體驗的領先優勢,甚至丑爆的劉海屏亦被國內廠商無腦照抄。

可見,在硅谷巨頭面前,國內互聯網公司技術孱弱得像個孩子

百度最早提出,也被認為最有可能技術驅動,但這些年折騰下來,市值不足阿騰零頭,更是徹底淪為夫妻店,技術驅動的夢想依然遙不可及

京東成立云計算公司、滴滴重注AI、迅雷搞起區塊鏈,阿里要研發芯片,甚至連煤老板也持幣觀望,希望搗鼓出智能挖煤。

說好一起改變世界,到最后,阿里悄悄搞起了AI養豬,騰訊借鑒出了AI養鵝,一群智商炸裂的博士,還不是得摸著三石哥的石頭過河

中國企業一窩蜂押注AI、進軍云計算說到底是焦慮的表現。事實上,并不是所有互聯網公司都有足夠的實力投資新技術,有些公司往往不顧企業實際情況,一看就知道完全沒有機會,還是一股腦扎進去,這跟家長害怕孩子輸在起跑線,報一堆培訓班相類似

外面的和尚會念經?

一邊是想轉型,一邊是怎么轉型?不知道,沒思路,搞不定。

挖人?挖誰?去哪挖?挖來了怎么支持?不知道不明確,各種千奇八怪的事情不一而足。

國內互聯網某大公司,甚至鬧出把GOOGLE的外包職員當大神挖來做首席架構師的怪事。

硅谷是科技互聯網的圣地,所以國內互聯網公司紛紛把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大灣區,從影響力大的硅谷華人下手,給錢給待遇給職位,不愿回來也沒關系,直接在灣區設Office。

但挖來的空降兵跟創始團隊大多有沖突,空降高管很難擺平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水土不服是空降職業經理人面臨的普遍問題,要打開局面就更難。因為創業階段沒有一起扛過槍,空降高管很難解決合法性問題,權力完全來自于上級的信任,而人之間的信任是脆弱的,需要彼此的正向反饋,否則一旦失去新鮮感,便處境尷尬,最后只能以形形色色的托詞,抱憾離場

如何評判技術的價值?也是擺在老板面前的難題,它遠沒有運營活動般容易度量。一旦價值沒法正確衡量,就會出現各種奇葩的向上管理和短期行為,始亂終棄,也就不足為奇了。

急于求變背后的種種亂象,無不反射出互聯網行業的集體技術焦慮

熱鬧之后,中國互聯網企業真正向技術驅動轉型成功的,寥寥無幾,互聯網呈現詭異的虛假式繁榮。

技術的新趨勢

數年前,分布式系統、大數據、海量服務這些技術還只掌握在集團軍手里,鄉勇民兵級創業團隊沒有這種能力

比如 12306 在阿里技術接管之前,逢年過節就癱瘓;很多游戲獨立開發者只能開發變現能力弱的單機游戲,用土到掉渣的方法向玩家收錢。

而隨著技術的發展、云計算的流行,云原生、faas、Serverless、Service Mesh、MicroService、K8S這些洋氣概念的出現,大大降低了技術的門檻。

讓技術歸技術,業務歸業務。云計算廠商提供基礎設施和解決方案,業務廠商聚焦業務創新和邏輯開發。

認為基礎技術牛,業務開發low,這種觀念是錯誤的,這甚至成為一種執念。盲目的全行業扎堆基礎研發,既無必要,也無可能,并不一定能產生期望中的結果

專注業務開發,并不意味對技術的需求下降,也不表示研發團隊會縮減,因為業務本身也是無邊無際的,支持好業務也是極具挑戰性的工作。

電信運營商、芯片、操作系統、存儲這些也只掌握在少數幾個公司手里,但這似乎并沒有影響互聯網的繁榮。

國內公有云如今只有巨頭才有機會,目前國內對數據和隱私的保護沒有美國完備,所以企業會基于安全的考慮發展云計算。私有云應該只有等到企業達到一定的規模可有必要做,因為云計算規模化后才能降成本

基礎性、通用性、平臺性的技術向大公司集中,小公司不會也不必再養基礎團隊。

通過共享和復用,增效降本,這是云計算的本質,或許也是未來技術方案的正確解。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深圳牛牛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