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牛牛彩票官网

獨家實錄:子彈短信、聊天寶消亡史,羅永浩198天社交夢碎

2019-03-27 09:00 稿源:鋅財經公眾號  0條評論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劉璐明 一喵,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198 天,位于望京啟明國際大廈的快如科技辦公室,Logo換了兩次,快如科技也經歷了從巔峰到瀕死。

裝潢的改變恰似這家公司的發展足跡,起初的Logo是錘子科技,后來裝修工人把它摳下,換成了快如科技的主打產品“子彈短信”,幾天后,子彈短信被宣布更名為聊天寶,只是這一次,舊標志被撤下后,再也沒能換上。

3 月 5 日傍晚,是這場為時 6 個多月的賽跑宣告結束的一刻。

多位聊天寶前員工向鋅財經表示,當天下午 5 點左右,管理者分批次把員工叫到辦公室,稱公司帳上已經沒錢發工資,團隊就地解散,僅留 20 名左右基礎運維人員。“準確地說是不夠發全員賠償了。”前員工張敬說。對于快如科技來說,這并不是一場馬拉松,而是閃電般的生死時速。

聊天寶 (1)

圖片版權所屬:站長之家

對于解散傳聞,CEO姜一帆獨家回應鋅財經,“我們就是正常裁員,正常辭退,裁員比例略低于80%,收縮精簡很正常,以前做得太臃腫,沒必要。

關于人員的安置問題,姜一帆說,“我們會給他們推薦工作,不會回流到錘子科技,我們已經和錘子科技沒有關系了。

聊天寶的裁員進行得迅速,姜一帆表示裁員已在 3 月 5 日當天全部結束。

錘子科技創始人、快如科技投資人羅永浩已經放棄這個短暫風光過的公司,據天眼查顯示,羅永浩已于 2019 年 2 月 5 日、 28 日分別退出了快如科技的兩個間接控股公司股東行列。

短短半年時間,快如科技登上巔峰,率先抵達微信的護城河外。

2018 年 8 月 20 日上線之后,子彈短信迅速攀升至App Store免費榜和社交榜首位,上線 7 天公司便完成A輪1. 5 億元融資,日下載量高達 44 萬,截至去年 8 月 30 日 0 點 14 分總激活用戶超 400 萬。

子彈短信一出生便登上巔峰,離不開羅永浩的宣傳,但這個巔峰并沒有維持多久。快如科技前員工林泉告訴鋅財經,子彈短信剛上線的時候,比較簡陋,很多功能還不完善。

張敬告訴鋅財經,子彈短信上線時并不是一個完整的產品,每天有很多用戶反饋問題,“反饋量非常大, 所有人都沒時間干自己的本職工作,都在解決問題。”

他們都對鋅財經表示,子彈短信并沒有想要挑戰微信。推出后的火爆程度出乎整個團隊的預料。

這個被捧到巔峰的產品,后來以令人始料未及的速度急劇墜落,用戶數量快速下跌。

作為社交領域的掘金者之一,聊天寶出局了,留下的是一個令人唏噓的故事。

出生即巔峰

從 2018 年 2 月開始,子彈短信就已經開始在緊鑼密鼓地籌備。

那時張敬還在錘子科技工作。 2018 年初,他觀察到就有一些員工被調到了位于順義的一家酒店。在那里,大約有 300 位錘子員工在進行封閉研發,但大部分都投入到了去年 5 月份發布的錘子TNT產品中,“子彈短信當時只是其中一個附屬品,只有十幾人在做。

林泉從早前同事那里聽聞,子彈短信的研發方向對標微信,根據微信的一些痛點進行設計,功能上注重效率,“錘子的系統有三個功能,大爆炸、一步和閃電膠囊,老羅(羅永浩)想把這些做成SDK(軟件開發工具包),接入到微信,讓更多人能用,微信不允許,所以他就想自己做一個社交軟件。這是我們項目創立的初衷。”

子彈短信 (1)

圖片版權所屬:站長之家

錘子科技 2018 年 5 月 15 日的發布會上,羅永浩帶著被給予厚望的TNT亮相,同時也公布了子彈短信的模式,此時的它更多的是一個企業內部的溝通工具。

起初,子彈短信并沒有受到重視,辦公室的變遷印證了它的發展軌跡。

8 月初,團隊從望京啟明國際大廈搬到中辰大廈,這個時候幾乎是被趕出去的。“有另一個錘子孵化的公司要過來,沒有地方了,正好我們也想要出去,就讓我們趕緊去中辰大廈。”張敬說。

但是子彈短信正式上線之后,表現很好, 8 月末便又搬了回來。這兩個辦公室始終離錘子科技北京總部中國數碼港大廈不超過 200 米。

張敬是最早一批加入到快如科技的錘子員工,剛來到啟明國際大廈的時候,辦公室剛裝修好,空氣中還散發著油漆味,團隊只有十多人,大部分都是管理層,發布會之前團隊已經到了三十多人,發布會后的九月、十月,幾乎每天都在進人,最多的時候,加上從錘子“借來”的部分員工,人數達到了 200 多人。

后來搬去的中辰大廈成了很多快如員工都懷念的地方。那是一個獨立的辦公區,在辦公室的墻上,掛著每一位員工用拍立得拍下的照片,“像家一樣,那時候感覺自己特別幸福,以為公司也能長久地發展下去”,張敬這樣評價他最初在快如的日子。

在那里,他們經歷了子彈短信從發布會到走上巔峰的一段短暫的時光。

發布會前夕,快如科技的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所有員工都在通宵籌備,即便如此,子彈短信的登場依舊顯得十分倉促,有很多功能沒有來得及上線。張敬告訴鋅財經,因此這個版本是0.8. 0 版本,而不是1. 0 版本。

接下來,就迎來了公司最“亂”的一個星期,夾雜著短暫的激動、興奮,以及發布后因為巨大的工作量帶來的疲憊。

內部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料想到它的火爆程度,“我們保守估計幾十萬用戶量撐死了,技術上很多東西都沒有準備好,太倉促,團隊也沒有經驗。”張敬告訴鋅財經。

數據的火爆吸引了眾多投資人,據張敬回憶,那段時間根本“見不過來”,幾乎每天都有三四位投資人來公司參觀。

時任CEO張霽和高管們每天都在忙著見投資人,團隊一時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態,“很多事情都在等誰去做結論,沒人敢做主,就導致很多事情耽擱了。”張敬說。

在那段時間,團隊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補坑”,每天加班到深夜。用戶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新版本。“一個軟件要想真的給用戶呈現一個完整的東西,需要從需求階段到交付,這整個過程每一個環節你必須要走完,少了任何一個環節都會帶來風險。那段時間有一些環節基本上是缺失的。”張敬說。

融資來的飛快,高榕資本和成為資本最終成為了子彈短信的A輪投資方,羅永浩也是在這個時候加入了進來,逐漸整體掌控快如科技。

他曾鞭策員工說:“融了1. 5 個億,你們應該發狂發瘋一樣興奮,你們現在的表現很不正常,很淡然、很麻木。

林泉提到,這筆融資完成后,羅永浩把自己的辦公室設在了快如科技,擁有自己的小單間,辦公室里面保持了他的一貫風格,有音響、沙發和書架,經常晚上住在公司里。

羅永浩正式加入的同時,也帶來了顯著的錘子工作風格:對老板負責,對老羅負責。

快如科技一共舉辦過三次全員大會,第一次是A輪融資過后,在那次會上,羅永浩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作為一個拿到這么多錢的公司,大家的開發速度太慢了”,為了激勵員工,他提出給團隊發獎金,給工程師發波塞耳機,給員工各種禮品福利。

那時候,羅永浩又意氣風發了起來,他向員工描述過自己對未來憧憬的一個畫面:在辦公區放一塊顯示屏,數據有重大突破的時候,大家一同站起來鼓掌。

團隊壓力很大,據林泉介紹,快如科技很長一段時間都是996,每天加班到特別晚。

羅永浩,錘子手機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林泉在公司里見到的羅永浩,大多數時候是他開了幾乎一宿會議,睡眼惺忪剛起來的樣子,“特別疲憊”,穿著他標志性的寬松褲子,踩著拖鞋,一搖一擺地走向衛生間,洗把臉馬上回到辦公室。

曾在錘子待過的張敬,對羅永浩的習慣再熟悉不過,在他的印象里,羅永浩幾乎每天都只睡三四個小時,凌晨三四點鐘拉產品經理通宵開會,對產品、對需求都是常態。

“他太渴望成功了”,在張敬看來,這么多年,錘子科技一直沒成功,他一直急于想要證明自己。

羅永浩的“急”,需要馬上看到成果,“你一個人要干三天,我給你三個人,你給我干一天。五個人不夠,我給你加十個人、加二十個人。”鋅財經采訪的幾位快如科技前員工都表示,公司內部沒有人敢反駁羅永浩的強勢,他提出的問題,永遠排在優先處理項。

盡管團隊一直加班加點修改問題,子彈短信還是無法維持巔峰時期的日活。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深圳牛牛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