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牛牛彩票官网

“霸蠻”的江湖

微信,朋友圈,小程序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銀杏財經(ID:threemornings),作者 | 楊一枝,編輯 | 汪小樓,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沈從文在《邊城》一書里,對湖南地界的描寫,除了有山、有水、有翠翠之外,還有幾代人的思想碰撞。

張小龍、李一男、姚勁波、唐巖、王欣這一群來自湖南的創業者,二十多年時間以來,都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路,有的現在還站在舞臺中央談笑風生,有的已不復當年風華。

在這期間,他們有榮譽、有起落、有辛酸、有榮辱.....也有不同時代、不同領域的思想碰撞。

譬如,在前不久的兩會上,姚勁波西裝革履,一本正經地說了一句:互聯網下半場的紅利應該在農村,作為湖南農村走出來的創業者,我始終關注農村互聯網建設。

你看,這種與時俱進叫思想碰撞,姚勁波除了湖南人身上才有的“霸蠻”標簽外,還懂得與時代潮流接軌。

1997 年,年僅 27 歲的李一男一路升級打怪,成為了華為集團歷史上最年輕的副總裁,真正站在了聚光燈下。

而這一年,其他幾人卻無法享受跟李一男一樣的高光時刻。

張小龍雖已混跡于廣州幾個年頭,卻還在為最基本的生計發愁,靠著香煙和搖滾樂來麻痹自己,這樣就可以不用考慮下一頓該吃什么。

當時,張小龍開發了一款名為Foxmail的軟件雖然很受歡迎,但由于該軟件是免費,張小龍沒有獲得與用戶規模相匹配的經濟收益。

唐巖還在成都理工大學深造,成天一副社會小青年模樣“匪氣”十足,T恤加牛仔褲幾乎是他著裝的標配、信奉著拳頭硬便是真理。

大學期間,唐巖經常泡在一個叫做“神童灣”的文學聊天室里寫文章,他的文字像極了他這個人,極具侵略性的同時也讓人摸不著頭腦。

唐巖沒想到的是,一次偶然的機會在這個在這個聊天室認識了另外一個人,因為這個人的出現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這個人叫黃章晉。

姚勁波剛剛結束了自己一天的課程,雖然疲憊中透著黑眼圈,但笑起來幸福得像個孩子,因為他終于擁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臺電腦。

在那個年代你無法想象對于一個大學生來說,擁有一臺自己的電腦意味著什么,如果放在缺衣少食的年代,那種感覺就像是別人連粥都喝不上,你卻能大口吃肉。

王欣只不過是萬千高中生當中的一個,完全沒有自己長遠的人生規劃,更不會想到去如何創業,他的目標只有一個,竭盡全力提高自己的學習成績,然后考上一所好大學。

李一男至今還記得當初離開華為時的情景。

李一男離開華為那天,不知道是出于對李一男才能的忌憚,還是對其真心不舍,任正非率領了公司所有總監以上的領導在深圳五洲賓館為他舉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歡送會,并對他說了一句:你開始創業時,只要不傷害華為,我們是支持理解的。

李一男與華為的恩怨,坊間一直流傳著無數個版本,這些版本更多的傾向于指責李一男忘恩負義,辜負了任正非的厚望,反出“師門”不說,還與其對著干。

對李一男如此評價顯然有失偏頗。畢竟,在殘酷商業競爭中,本就無絕對的對錯。

其實,每個創業者心里都有李一男一樣的英雄夢,在創業圈利用老東家的內部資源來培養自己嫡系的事情并不少見。同時每個人心里都住著一個郭德綱,追殺著自己的弟子曹云金,就如周鴻祎曾經追殺傅盛一樣。

老板們害怕的不是你自立門戶,而是你自立門戶后不但比之前過得好,還跟外人聯合在他的盤子里搶食,不殺一儆百這隊伍簡直沒法帶了。

在“反”出華為之前,李一男一直被外界解讀為不善交際,得罪了不少華為高管。實際上,從后來李一男的字里行間我們不難發現,當年他能快速平步青云,除了對華為做出的貢獻外,另一個原因是起到了掣肘鄭寶用的作用。

華為當時自建了一棟樓給高層骨干住,最頂層的兩套房一間住著任正非,另一間住著鄭寶用,可見鄭寶用的地位之高。

“當時年輕氣盛,不懂事,被老板一煽動,就和阿寶斗得你死我活的,現在想想,真不應該。”當李一男說出這話時,言語中透著伴君如伴虎的味道。

港灣敗北,被華為收購時,任正非以勝利者的姿態向李一男拋出了橄欖枝,大致意思是,這兩年對你們的打擊是大了點,但不這樣我們也沒辦法活啊,還是希望你們繼續回到華為,如果容不下你們,華為何以容天下?

在那個勝者為王的年代,李一男何嘗不想學任正非說同樣的話,只不過他一直都沒機會。

在李一男慘遭人生第一次滑鐵盧后,二進宮華為時,姚勁波賣掉了自己的第一個創業項目,從萬網離職創辦了 58 同城。

58 同城自誕時本是一個服務平臺,并不自己做中介,而是為鏈家、我愛我家這樣的中介平臺服務。在當時看來, 58 和鏈家是合作關系,相互之間互利共贏,井水不犯河水,并不構成競爭。

1998 年,張小龍以 1200 萬元人民幣的價格將Foxmail賣給了深圳博大,接下來千禧年的互聯網泡沫讓博大一直沒找到屬于Foxmail的盈利方式,以至于成了一個燙手山芋。

2005 年,劉熾平和曾李青代表騰訊前往收購Foxmail,張小龍便被一起“陪嫁”給了騰訊。張小龍進入騰訊后雖然解決了QQ郵箱一系列難題,但在微信橫空出世之前,他一直過得不如意。

在當時,QQ郵箱的盈利模式一直模糊不清,在以營收論英雄的騰訊體系內,張一龍的團隊幾乎不受待見,一直游走在邊緣地帶。

與張小龍的郁郁不得志相比,此時的姚勁波顯然更難受, 58 同城正游走在生與死之間,情懷跟夢想隨時都有可能打水漂。

58 同城創立的前 3 年,取得了不錯的用戶數據,公司本可以高興一番,但是姚勁波發現不對勁,因為賬上資金鏈吃緊,最困難的時候差點死掉。

時值全球金融危機, 58 賬上只剩下 50 萬元,而等待領工資的員工卻有 500 個。那時候姚勁波想得最多的就是,一定要活下來。他四處去找投資,見了二三十個投資者,沒有人敢投58,后來還是他自己投了一些從以前項目上賺的錢先勉強撐著,然后找來上一輪投資方軟銀賽富追加了 4000 萬元人民幣投資。

2009 年,姚勁波放棄再進行融資,開始從業務模式上尋求盈利的機會,他開始慢慢發展一些付費用戶。不久后,移動互聯網爆發, 58 的數據也一路飆升。

后來 58 同城成功實現上市,市值超過 20 億美元,有些當初拒絕 58 的投資者,就顯得有些尷尬,見到姚勁波也只好假裝不認識。

不得不說,命運之神眷顧姚勁波的同時,也眷顧了張小龍。

微信誕生之時,并沒有大火,直到“搖一搖”和“漂流瓶”功能相繼上線,用戶規模激增。也因此帶來了一系列非議,譬如“搖一搖”一上線就被扣上“約X神器”這頂大帽。

體量大了,張小龍膽也肥了。面對非議,張小龍讓同事在微信這個版本的啟動頁上加了一句話:“如果你說我是錯的,你要證明你是對的”。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微信雖然瘋狂成長,但籠罩在其頭上的“約X”灰色頭銜一直揮之不去,直到唐巖劍走偏鋒,帶領陌陌殺入社交領域。可謂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唐巖大學畢業后,在黃章晉的舉薦下,進入網易成為了一名文字工作者。

在網易工作最初的幾個年頭,唐巖并沒有太大的夢想,他一邊用筆桿子揮斥方遒的同時,也一邊過著大口喝酒、吃肉的快意江湖式生活,這種日子一度讓他以為可以在網易終老。

直到李學凌、方三文先后離職網易自立門戶,唐巖像打了雞血似的突然相通了,

覺得該為自己的將來重新規劃,于是便萌生了離職創業的想法。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深圳牛牛彩票官网